假的是完美的,也算得上《一出好戏》

2019-11-05 09:37 来源:未知

作为处女作,从情节、背景、结局、演员来看,黄导力求《一出好戏》。国产电影结局一般都是充满正能量,所以我们只能期待过程。整个情节紧紧围绕希望、绝望、渴望和欲望...……在生死、梦想和爱情之间挣扎,也算得上《一出好戏》。看完电影,我突然想到《上车走吧》里的高明,那是最真实的黄渤,也是我最喜欢的黄渤,心怀梦想、憨厚耿直、渴望爱情,只可惜面对北漂的艰辛和困苦,选择了放弃……马进却企图一夜暴富,经历希望和绝望后,为满足地位和爱情的欲望,扭曲人性…………

以小王为代表的原本底层阶级靠着自有的野外生存本领首先获得了群众认可,成为了领导人物。却很快被张总代表的上层阶级靠着智谋打败,在满足了人的生存前提之下,轻松建立更具有文化属性的社会秩序。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黑色铅笔孜孜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图片 1

我喜欢he的结局的原因是整个电影拍摄的手法和风格都是温和的。没有嘶声力竭也没有真正的疯狂,是保持在一种荒唐的尺度内的。所以更倾向这种看法才是真实表达。

《一出好戏》里有一个破题的情节让我很难忘——

图片 2

图片 3

《一出好戏》因为演员中有很多综艺的MC,在最开始的一段时间里并不为人看好,但黄渤无疑和这些演员一起交出了一份足够认真,也足够让人鼓掌的答卷。

马进如同一面镜子,照映的是小王简单粗糙的暴力管制和张总矫揉造作的伪善手段,时刻提醒他们作祟的私心。他更纯粹的希望荒岛以平等自由的方向被带领发展,以图建立自己心目中的“理想国”。

荒岛上群众视角的细节却格外真实:如同黑幕席卷而下的海啸;具有煽动性的陨石理论;海上漂浮而来彰显世界消失的北极熊;一望无际的大海和永远失联的信号......

Ps:关于结局的解读也看到了很多暗黑版本的细思恐极。不过我一直更倾向于是表面意义上的好的结局。

在“乌托邦”的环境下,众人穿着蓝白条纹的「病号服」,时常快乐的手舞足蹈,一切看似过于夸张的举动暗示观众的是她们终究会回到正常轨道。

在最后的篝火宴会上,黄渤饰演的马进嘶声力竭的向众人阐述他们信任的真相是“假”,原因是“假的是完美的”。然而事实是,“不完美”的真相才应该是“完美的”:外面的世界仍然存在,大船驶过得以获救重生。

“彩票鱼”当然是不可能在现实中存在的,这也隐喻着平凡人想要跨越到上层阶级,只能通过发大奖这种白日梦途径。

马进和小兴通过手机中的亲人短视频来收拢人心的手段,也是三个当权者中最高级的。

这是整部电影最具典型性之一的一处大概念寓言设计,围绕此生发出很多盘根错节的线索,组成了一个群体性的荒岛求生故事。

图片 4

这是导演在看似不见血的人性厮杀背后,始终保留的一层铺在底色的温暖。也是马进所建造的“乌托邦”中真正让人共鸣的地方。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山水烟花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在众多处女作导演作品里,《一出好戏》是很难得的一部从剧本到拍摄都相当成熟且完整度很高的「电影」——更多的新导演则流于个人风格化的散文或是题不达意的剧作。

寓言体本身带来的喜剧浮夸式的荒诞感给电影留下了更多深层次的解构空间,也偶尔让人陷入许是恍恍惚惚的“黄粱一梦”。

张总VS小王的胜利符合社会发展的必然规律,同时他所搭建的架构是比照着原有现代社会而来,比如用纸牌代替货币交换制度,提出奖惩政策,并且在社会发展到一定程度之后,甚至还出现了“通货膨胀”。

图片 5

以“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为标杆,「生存」是满足重建的第一步。

马进和小兴则是在这场「重建」中平凡人跨越阶级属性的一个“意外”。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新濠天地发布于关于我们,转载请注明出处:假的是完美的,也算得上《一出好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