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是将电影融入生活,韩国电影起死回生

2019-10-05 16:01 来源:未知

  看的韩剧不多,韩国电影也屈指可数,总觉得现在的潮流就是将这些规定在恶俗之中,所以不免有些排斥的心理。但是其实看过的几部韩国电影中,印象还是比较深刻的,特别是电影中会出现大叔这样的叫法,听来实在叫人觉得亲切。

歌手李健曾唱过一首歌,叫做《八月照相馆》,这首歌萌生自1998年韩国同名老电影。李健的《八月照相馆》出自2003年的专辑《似水流年》,是十几年前的歌了。

  曾经有一阵子被韩剧《对不起,我爱你》所吸引,林秀晶喊大叔时的模样真让人欣喜,想着这样一个称呼既不做作又听来舒服,好像是一个亲人陪伴在左右,他比你年长,有着较深的阅历,不论是看待人生还是处世的态度都是成熟的,有他在你身边的时候总有一份莫名的安全感,所以这就应该是韩国电影里出现的大叔吧。

嗯,好一个似水流年呀。

  《八月照相馆》是一部典型的韩国电影,甚至都不会缺少韩剧必要的因素,那就是癌症死去,只是看完电影你却感觉不到很感伤,而是有一种温暖的泉流在心底流淌。我相信,你会记得那张笑脸,沐浴在阳光下的样子真是很美好呢。我被男主角的笑容征服,好像每一次他微微笑着,其他的什么都不那么重要了,什么都会好起来的,包括面对死亡,也微不足道的样子。

他唱道:那一个夏天,在心底深藏,偶尔荡漾,渐渐泛黄的相片带我回到那某一年的某一天。

  这是一个很有担当的男人,他年近三十,懂得生活,孝敬父母,面对死亡也不表现出畏惧,只是带着一份对生活的眷恋。其中有很多的细节描写实在是打动人,在雨中两人撑伞,女生将伞移近男人那边,而男人又拿过伞更多的替女生挡雨,这样的小细节真的很生活,会发现很多处都会发生在现实生活中,这就是将电影融入生活,生活又嵌入电影中的一种境界吧。演员的表演功力也让人觉得特别自然,好像是处在旁观者的角度在看着他人的生活,没有演绎的痕迹,就如同应该是这样的。

1998年夏天,全中国都在热火朝天的追着《还珠格格》,年轻的人们在策马奔腾共享人世繁华的爱情故事里憧憬着热烈的一切。

  其实是比较欣赏这部电影的题目,八月照相馆。照片,本身就是将记忆定格下来的一种方式,照片可以将一个人永远保存在十六岁的模样,也可以以此来作为一个人存在过的证明。他默默地坐在阳光下,说完那个发生在八月里的故事,故事里的雨天总是那么潮湿,好像一遍一遍地湿润了渐渐干燥起来的新房,故事里那个美丽又乐观的女子可能从此再也不会出现在他的视线之中,但是那些曾经一起走过的痕迹一直都不会消失不见。虽然人在面对死亡的时候是那么渺小又无助,就算生活中有再多的迷恋也不可能再多停留一秒钟。为自己拍下地照片成为了在人世间最后一张凭证,带着浅淡的微笑继续着以往的乐观。其实我什么都不害怕,只是怕没有你笑容的日子里会感觉不到温暖。我想,就像是这样,死去的人会以另外一种姿态存活在爱他的人心中,那是一种永恒。

那一年,韩国电影《八月照相馆》推出,一经推出便获得韩国电影界许多大奖,98年之后,韩国电影界爆发光头运动,导演们及众多影迷不满韩国加入WTO之后好莱坞对本土电影的冲击,遂集结一起,请愿政府特别保护本土电影。这样的背景之下,韩国电影起死回生,韩剧也逐渐成为亚洲地区的一种强势文化,相信看过《蓝色生死恋》的人们,都还记得自己流在2000年电视荧屏前的眼泪。也还记得看《我的野蛮女友》时笑着流过的泪或是流着泪的笑。

     

图片 1

图片 2

永元与德琳在八月的夏天

可这么多年过去,当韩国爱情片被一次次复制,那些俗套的故事和标签被一再的重复,当所有人都知道韩国人喜欢得绝症喜欢失忆时,当这些被用烂了的梗又被复制到中国出现诸如《分手合约》、《被偷走的那五年》的电影时。你是否还能从这样的一部淡淡的不刻意煽情只是讲述一个故事的电影里获得感动呢?抑或只是带着那些观影经验在看过剧情简介后便终止了那些许的观影欲望。

《八月照相馆》是我最喜欢的韩国电影之一。

我喜欢这个故事,源于我一直喜欢读那种关乎生命亲情回忆爱情等介质的散文,而《八月照相馆》给我的就有这样的一种电影文学感。我喜欢这部电影里那些时刻流露出情愫的平凡细节,喜欢这部电影里流淌着的似水流年。

图片 3

图片 4

八月照相馆前,永元初识德琳

电影的开始,男主角永元从睡梦中醒来,远处传来附近小学新学年典礼的广播声。永元骑车去医院检查病症,一路扭头看着校园内的热闹景象。在医院等候的闲暇里,他不时的与对面小孩做着鬼脸,下一个镜头便是永元跑到校园内玩单杠的情景,再然后,永元坐在那操场边,画外音的永元说着:我小时候,同学们都走了,我仍独坐操场,想念死去的母亲,突然明白,我们最终都会消失…

这三两个镜头,就将这个童心未泯的男人心底的温柔和怀念细致地勾画出来。

永元已经三十来岁了,一直在这个小镇生活着,他是一家照相馆的主人,这间照相馆是从他父亲手中承接下来的。永元得了绝症,一开始便知道自己时日不多了,整部电影其实就是一场告别接着另一场告别的故事,只是这种告别仅存于永元个人心中,旁人无从知晓。

永元在生命最后的时日里,终于走出了一段陈旧的沉埋于心的旧日恋情,也结实了可爱地美丽地姑娘德琳。当他和德琳的爱情在沉闷平淡的日子里慢慢滋生时,当这朵爱情之花即将开放时,一切便又随着永元的默默离开,画上了句号。

图片 5

图片 6

永元与朋友和家人的合影

诚然,卸去那些动人的细节描写,只余下大致的剧情轮廓,这的确也是一个稀松平常又略带套路的故事,但电影不紧不慢的讲述,从不刻意放大,也不肆意渲染,那段润物细无声的爱情,和永元那份面对死亡时的淡然与平和,以及他与父亲与朋友们告别时,显露出来的那份最后的温柔和贪恋,却轻而易举的将我击中,动容的无法言说。

永元同朋友告别时,玩笑着说自己快要死了,他知道朋友会认为那不过是他自己用来骗酒喝的小伎俩。而他就在看似默契的打闹里悄悄的释放自己的对死亡的害怕和对人世的流连。永元同朋友谈起旧事,说着真不敢相信,那只是十年前的事情。

永元同父亲告别,父亲喜欢看那部年轻时同母亲一起观看过的电影,但他却不会使用影碟机,永元在教过父亲好几遍之后,父亲还是会弄错,终于他大发雷霆,愤然离去。是夜,永元将如何使用影碟机的步奏一步步工整的画到纸上。另一个雷雨夜的晚上,大家都睡下了,并不抽烟的永元在父亲那儿偷来烟,笨拙地在窗边吸过后,又蹑手蹑脚的睡到父亲的边上,也许就像他的小时候一样。

图片 7

图片 8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新濠天地发布于新濠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这就是将电影融入生活,韩国电影起死回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