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票房(不确定真不真实)则是最有效的一种标

2019-11-05 09:37 来源:未知

作为一部“作者电影”,《一出好戏》已经做地很好了,我想导演自己应该也比较满意了。

新濠天地 1

包括这次我拍这个电影。听起来也许有点酸。就是你已经不是青年一代拼拼冲冲闯闯,或者你坐享一下市场的渔利就可以了。

其实你已经从电影市场和中国电影的发展过程中,获得了很多的东西。

所以你去做创作的时候,是不是应该稍微有点责任。在前人的路上,哪怕往旁边再拓宽一厘米、一毫米,再往前进一丝丝。

我觉得这是我们应该做的事情。

新濠天地,唐棣:我觉得不够野。以我对青年影展的期待这是不够的。我没有把这个标准放到整个电影的环境里去判断,因为我认为青年影展不是那个体系下来的。所以,我通过这次看片,觉得现在的青年电影人明显变得太懂事了。

本文不评论有关任何剧情、视听、摄像、表演方面的相关问题,只讨论导演本身,想看解读、评价的可以去看已有的热门影评,都比本文专业且全面。

唐棣:长片题材好的,应该是《国界》,导演意识的,应该是《中邪》。《国界》有一个好题材,导演表达的上也是这届长片中,小成本下完成度非常好的。但是我觉得导演的角度太温和,或者我说直接一点,就是把一个因该有潜在力量的片子,拍成了一个韩国煽情片,只是没有那些偶像而已。

还没看电影就已经被铺天盖地的宣传给搞得微剧透了,导演黄渤在电影上映期全中国跑路演,事实证明很有效。评价一部电影的好坏本来就是很个人化的东西,如果非要区分,那票房(不确定真不真实)则是最有效的一种标准。

资势君:那两位导演都对哪几部长片印象深刻呢?

《一出好戏》不像市场上很完善的商业电影,在边边角角都处理地很圆润平滑。它只是个初学者的作业,是篇模仿了《满分作文100篇》写出来的学生作品,有灵光一现也有生搬硬套。缺点让老师们一个个点评可以讲到你挖个地洞钻进去。当然,面对这些建议,你只有红着脸听着,点头同意。你问我糙不糙,那肯定糙啊,但拍的精不精彩和态度端不端正是两码事,认真努力过并不能决定结果如何。

《喜丧》特别传统,一个老太太的生活。立场也是传统的,我觉得我给了它一票是那种沉稳的东西。这届片子里表面的,浮的片子不少,它是那种砸在生活里的。不闪光,却不容忽视,因为我们身边的情况就是如此。

然而我想说,我看完了这部电影内心很激动。

还有几部短片我这边出了问题没看成,我就在开评委会议之前赶到组委会,立即去看那几个片子,还好都很短,然后在开会之前填好分数这样。我整个过程都十分担心,就怕耽新导演们的每一部作品。看了再看,想了再想,所以我可以认真地说,无愧我这次所做的事情。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资势君:最近几天《中邪》和《我心雀跃》讨论度都很高,而且《我心雀跃》还是唯一一部拿到龙标的,您怎么看这两部片子?

但让我回想起,作品展映会结束的那天晚上,和认识的几个好友,在宿舍阳台上喝着啤酒,互相埋汰对方的片子,谈论着有的没的话题,直到天边泛起红霞,越来越亮,刺的眼睛生疼。

资势君:这次复审的工作状态是怎样的?一天要看多少部片子,工作了多少天?

42.6%票房占比,7.13亿票房

在复审会议中,《野长城》和《南》的争议非常大

你看,但凡是有了一定的阅历,就会开始思考自己所肩负的东西,从而有了一定的使命感,脑袋里思考的问题死死地掐住你的喉咙,你拼了命地,想要大声呼喊。这样的表达欲望,真的是能让人亢奋到不行,不吐不快的存在。作为黄渤这个年纪的演员,在演艺界浮浮沉沉这么些年,早就已经不是《疯狂的石头》里面那个小毛贼了,而更多的是,生而为人的一些拷问和辩论。

徐元:我个人不是很喜欢《中邪》,我对伪纪录片式的恐怖电影也不太感冒,毕竟它相比以往国产恐怖片来讲,它算是从头到尾圆起来了,也不是特别狗血,但我本身就不太欣赏这种类型,我可能觉得这种类型本身就是一个特别噱头、特别商业的东西,虽然它编的有头有尾,但也就是圆的比较好,谈不上多么多了不起。

1至我去观影的8/14日,票房情况如下:

《中邪》意识很棒,《我心雀跃》中规中矩

看完黄渤导演的这部作品,给我的第一感觉是在上学的时候大家一起看的学生作品展映会。

徐元:我们对《野长城》就讨论的特别激烈,有的特别讨厌它,有的评委还是觉得它在视听语言上和类型上有突破,但我们就觉得你不能因为你有了创新,我不站那儿走,我打倒立走,这也没什么,我不能因为你打倒立走,就是个竞走天才,可能对某些人来说,它就是一种新的迹象,因为摄影还是值得鼓励的,它好像入围了一些提名吧。

所以,夸的踩的,《一出好戏》到底好不好,起码数据上说明了,还是比较乐观的。相比一些现象级超高票房的电影来说,是还需要努力的类型。总得来说还是符合导演自述:有点儿意思。

好多片子我都得从很局部的点,去提名一部电影,也就是说,我觉得导演意识很好,他想去拍一个东西,这个点很好,它的执行有点差,这不是设备,资金的问题可以作为借口的,一个机位,一场调度,不需要钱的。好像每个作者的脑子里似乎都驻扎了一个审查员,审查员与撒野是无法共存的。

电影作为一门现代艺术,其存在的价值就是作为一种视听媒介,是一种语言,通过这个媒介实现了导演与观众的深度对话。技巧高超的导演,通过电影与你对话是带有碾压式的感觉,你就像个学生,始终低着头聆听。而黄渤,更像是同专业的学长,来给你提一点建议。

直到复审评委会的时候,才把所有片子全部看完

自述 黄渤 编辑 石鸣

徐元更喜欢《八月》,而唐棣认为《喜丧》虽不够闪光,但却不容忽视

他和我说了很多,最后说的是:嘿,你看我导的这个第一部电影还可以吧,有问题那是肯定的,你尽管提,不过,也算是还行了吧。

FIRST青年电影展复审会议现场

我很羡慕黄渤,他能把自己想要表达的,所思考的,想要和别人深度交流的东西拍成了电影。同时我又很嫉妒部分演员、明星转型做导演拍的片子,你有了机会有资源能表达自己所想表达的观点,说自己想说的话,有那么多人怀着期待想来电影院与你发生对话,你却只拍出了那么些个玩意,就像是坐着听了一场毫无营养的吹牛逼又或者是成功学讲座,真的是一种变相的浪费社会资源!

有个纪录片《南》,我觉得这个纪录片,好在真实,就像我了解到的很多追求电影的年轻人的生活那样,可能有点装逼,有点粗糙,有点可笑,但它有一个特别清晰的理由支撑着,无论这个理由在外人看来,多么可笑。青年影展的主要观众我觉得就是这群新的电影人,在挣扎的年轻人,我的理由是这部片子可以成为一面镜子,让观众看到自己。很多纪录片的确主题深刻,宏观,但是对年轻观众没啥吸引力。

最后我想说,感谢导演黄渤,看完了你的片子,我很喜欢,虽然我可能不久就忘了剧情。

复审评委合照,还有一位是通过网络电话参加会议的

先放上一段导演黄渤接受采访的记录。

徐元:电影记者、影评人,原《电影世界》主编、现人间电影大炮联合创始人及制作人唐棣:作家,电影导演(《满洲里来的人》)

作为一个从业者,我深知从有了一个点子慢慢地把这个点子变成一个片子,是一件很难做完美的事情,但我对每一部诞生的电影都充满敬畏,没有坏电影,只有不用心。

这届青年导演太聪明,太懂事了,反而不够野

所示如下图,8/10日电影《一出好戏》上映第一天票房情况:(图片出自猫眼电影实时票房)

唐棣:从我拿到片子,因为我还在拍摄自己的电影,每天都要看两三部左右。一直到评委开会,那一天全部看完。国外部分,因为我英文能力问题,看得不够仔细,这是我表示歉疚的地方,希望国外的新导演没被我耽误吧。国内部分我每一部在打分前,都会回看一遍确认自己第一次看完打得分数是否合理。

我可以拍成一个纯喜剧片,就是咱们说的爆笑喜剧,对我来说比较轻松一点。但是我觉得这样的故事,我去演就好了,没有必要自己去导。

这部片子我希望大家看了会笑,但是笑得没有那么简单。不是纯解压,是深度理疗。

也没有到深奥的层次。我自己本身文化水平就不高,哪能深奥得起来呢?其实也就是一些有限的尝试跟探讨。

我认为一个电影除了文艺属性之外,一定有它的娱乐属性。你可以有表达,但并不一定每部片子都要皱着眉头说话。

我对这部电影没有过高的期待,希望大家看完了觉得有点儿意思就够了。

策划、撰文、制作/良小凉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新濠天地发布于新濠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那票房(不确定真不真实)则是最有效的一种标